最新消息:法则一:千万不要输钱;法则二:不要忘记法则一 --沃伦·巴菲特

市场拐点到了?上半年美国被动策略基金净流入大降44%!

ETF市场 USAFunds 121浏览 0评论

市场淡定应对变化,美ETF周流入85亿美元;系统性风险升温,美国市场ETF上半年净流入同比大降44%,主动基金却更惨;工资涨了,通胀涨的更快,美国经济复苏进入尴尬节点。

上面这张图想必不少朋友都看过了,我看到的时候是乐坏了,伦敦毕竟大都市啊,真的是城会玩,搞得特朗普都不想进伦敦。在过去一周,特朗普继续火力全开,但是从国内到国外受到的反制也越来越多。对于市场来说,特朗普受到些压力,反倒是让人喘口气的事儿,所以尽管也是跌跌撞撞,但是上周市场也还算没有想象的糟,纳斯达克指数还创出新高。

而在市场相对抗压的表现下,以及投资者对美国财报季的看好预期,美国市场ETF的资金流入也表现喜人状态,一周净流入85亿美元。趋势上,还是今年的老节奏,美元资产受捧,美国固收类ETF继续领衔流入45亿美元,而美国股票类基金也表现回勇势头,净流入44亿美元,与此同时,国际股票类ETF继续走衰,净流出8亿美元。

先来看看资金流入前十的ETF,还是熟悉的面孔居多,本周排名第一的品种令人意外,是高收益率公司债ETF:HYG,净流入13.6亿美元,规模增长达9.4%。我们都知道,高收益率债换个角度常被称为“垃圾债”。比如本周列入前十的另一只高收益债基金JNK就很“诚实”,代码就是Junk的变种。

事实上,从HYG持有债券的前十大发行商来看,也不是多么糟糕,真的垃圾的公司,其86%的债券为B和BB级别,即比可投资级低个一两档,加之其充分的分散性,所以其主要的风险也是系统性风险,个别公司的违约风险影响还是较小的。这只基金于2007年4月发布,很不巧,紧邻次贷危机,一度也是跌去40%以上,但是自从发行以来到现在,其年化收益率为6.21%,在美国金融危机后的低利率环境下已经算是不错的品种。

本周流入4.5亿美元的NEAR是个平时没露脸的品种,这是一只贝莱德发行的短期债ETF,同时注意,这是一只贝莱德短期债组合团队操盘的主动管理型ETF。

从其债期来看,集中于两年期以内的债券品种,也是一只公司债为主的基金,目前年分红率为2.48%。

本周位列前十的IXN也是一只陌生的基金,它也是由贝莱德发行的全球科技股ETF,本周流入4.1亿美元,规模增长20%以上。

从其成分股来看,还是美国科技公司为主,同时补充了如腾讯、三星这样的海外优秀科技公司,前十大公司仓位占比即超过了50%,充分体现了科技领域的寡头效应。

而由于以美国公司为主,所以这只ETF整体走势和QQQ、XLK拟合度很高。某种程度上你可以把这只基金看作QQQ、XLK们加上腾讯、三星等Beta因子的美国科技股的Smart Beta基金,由于美国科技公司这几年表现也非常出色,所以这只ETF也就没有特别的表现,吸引力在大部分时间都打了折扣。

从资金流出来看,没有太多特别之处,挂钩罗素指数两只基金排名前两位,特别小盘股代表的IWM流出10亿美元。

而据数据方面的总结来看,今年美国市场ETF继续呈现资金净流入状态,但是在今年市场系统性风险提升的情况下,其流入势头已经远非去年那么的火热。2018年上半年,美国市场被动基金(包括共同基金中的指数基金和ETF)资金净流入数额比去年跌去44%。以先锋基金为例,上半年其产品净流入1120亿美元,比去年同期跌去48%。

竟敢被动基金的资金流入放缓,但是毕竟只是减速而已,与此同时,波动的市场并没有给逻辑上应该更灵活的主动管理型基金带来好处,上半年,主动管理型基金净流出290亿美元,而自从2015年以来,这类基金的净流出已达5000亿美元。

而在被动投资领域,一些变化也正在发生,比如伴随ETF领域大公司的竞争加剧,费率战争也如火如荼,让投资者受益。

从过去10年美国市场ETF的平均费率来看,整体呈现下降趋势,已经跌去30%。也正是伴随这一趋势,自从2007年起,仅美国股票类ETF就吸收了9000亿美元的资金,而同期美国国内股票类共同基金净流出1.4万亿美元。而过去一年,我过去也提过几次业内公司进一步的费率下调,而贝莱德在其中非常活跃,原因也很简单,其ETF领域的老大地位正遭受先锋基金的强势挑战。

从上图的美国市场ETF份额变化来看,尽管这10年贝莱德、先锋、道富管理的资金量都在大幅度增加,但是显然先锋基金势头更猛,市场份额从不足10%,已经提升到25%,而贝莱德的市场份额则从50%以上跌到了40%,接下来15个点的差距似乎也并不那么不可超越。正是在这样的竞争下,贝莱德和先锋都卯足了劲儿,或者降低费率,或者开辟新的品种,比如一直聚焦主流品种的贝莱德,今年就在诸如人工智能之类的新兴领域也开始发放产品,先锋基金也开始涉足主动管理型基金领域,看来竞争之中,各大巨头的脑洞也是被充分打开了。

而面对困局,主动管理型基金,特别对冲基金,也没有坐以待毙,比如激进投资策略便在今年成为对冲基金试图获得超越市场收益的一大手段。据统计,今年上半年,对冲基金投入了400亿美元向136家市值在5亿美元以上的公司发起“进攻”,其中119家公司最终“臣服”,给予了对冲基金进入董事会的权益。而分析认为,今年激进投资者成功率较高,也是在市场行情不佳的时候,上市公司管理层也不想跟激进投资者打代理人战争搞得满城风雨。换个思路,半推半就一下可能对公司还有短期好处,因为激进投资者要杀入哪家公司,都会打起道义的大旗,列出一系列公司需要改进的措施,当然中间常常又有卖出资产、分红、回购之类的措施,理论上可能短期提升股价,其它投资者看了也欢喜啊,所以接受激进投资者倒是成了一种投资者关系的维系手段。

而从宏观层面看,美国经济也遇到了一个尴尬的状况,那就是工人的工资确实开始升了,虽然是“温和”上升,但是毕竟在涨啊。但与此同时,美国的通胀也在上涨,而且节奏比工资上涨快,这就尴尬了,该刺激还是该抑制?节奏感要求就更高了。

从通胀的体现CPI来看,自从2016年开始,就进入一个快速提升的状态。

而考虑了通胀的美国时薪,同期却处于一个相对扁平的状态,偏偏这个时候特朗普要搞贸易战,一方面不见得让更多美国工人受益提升工资,另一方面美国国内的一些消费品的价格可能增高,进一步挤压美国工人的实际购买力。宏观数据就是这样,它远没有特朗普在推特上的话那么刺激精彩,但是却默默的反映真实情况并积累影响市场的力量,到了一个时机就强势体现,一如1月底让很多投资者有些猝不及防的美国国债收益率引发的市场风暴。接下来,值得关注的还是美联储面对新形势的动作,目前来看,他们依然面不改色,重申保持当前加息节奏,希望鲍威尔是心中有谱,让这场事先张扬的加息过程节奏能靠谱。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